寒夜客来酒当茶——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火炉红时汤正沸,你说是酒还是茶? 落葭飞答夜瞳问

公告

最近一切安好,没有什么需要特别交待的。
2006/10/06

话说得太实在就不好玩了

昨天与朋友聊天,谈及勾心斗角,顿发“做人难”之叹。随便举了晴雯的例子了。刚看见了游游的评论,一如游游所言,“国人把太多精力和智慧都消耗在为人处世勾心斗角上了,不能做自己也找不到自己。”

进入社会这么多年后,才开始渐渐了解人际之复杂,我也很佩服自己。以前真的是没有想过,所不喜欢的东西总是拒绝接触,是现在终于坚持不住了,还是同化了。

于上司,只要下属不威胁自己的地位,忠心之外,自然是越聪明、越能干为好。但是聪明能干在同侪之间自然是不受讨好的,因为有着竞争关系。

从这个角度看,90%人际关系竟然是完全利益驱动。人为利死,鸟为食亡。这是依然是一种本能反馈而已。

很早以前,一直有人认为我是生存在社会的真空中。现在才知道干净纯粹的思维方式没有尘埃,所以只能不现实。

在少时热血议论时政之腐败时,曾经问父亲一个纯空想的问题:“要根治腐败,必须达到一个相应的地位。但要达到这个地位,则必须通过腐败的手段才能达到。如果我能做到,我应不应去达到这个地位?”

父亲的回答,我现在依然清楚:“如果你不能自律,那么宁可实现不了你的愿望,也不要去堕落。”

人在堕落中,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自己的信念。我现在却迷惑了,父亲的这句回答是因为高洁,还是出自于对人性的透彻?

评论:

刘老实 说...

没有在国外待过,不过私下认为恐怕异族文化也非净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