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客来酒当茶——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火炉红时汤正沸,你说是酒还是茶? 落葭飞答夜瞳问

公告

最近一切安好,没有什么需要特别交待的。
2006/10/04

重看晴雯之死

少时看晴雯之死,总觉得那样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儿,王夫人奈何非逼死不绝此念?我少时看的红楼是七十年代的版本,一本四册,每章节后面各版本字词的来历固然都一一提及,第一册更是几有半册的概述啊评论啊。那个时候只觉得累契,现在想起来,真是好东西。附外的话,书给弄丢了,遗憾啊。那种书已经很难看得到了。又回到当初,那时的评论自然是把原因推给阶级立场,无非是封建主义压迫反叛精神云云,是时颇以为然,估计也是逆反少年期的同感。

细回想,曹雪芹没来及接受马列主义熏陶,封建主义的迫害云云亦是搞笑。晴雯之死虽然又副册的批字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其之死和前四字的确息息相关。

宝玉喜欢晴雯、看客喜欢晴雯,但事实上是红楼内喜欢晴雯的人并不多。坠儿一事的处理,写了晴雯烈火的性子,也写了晴雯性格之极易得罪人。涉及之人,宋嬷嬷、坠儿母亲即使知道坠儿不对,泰半要记恨着晴雯了。晴雯固然是不怕的,只是不知道自己并没有不怕的权利。七十三回宝玉为担心贾政考试功课,熬夜温书,小丫头撑不住,困倦起来,骂人的是晴雯,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细节,一个小丫头打盹一头撞到壁上,竟会当睛雯打他,哭着央求。他人固笑,晴雯性格可显,给自己在周遭环境下四伏危机。在晴雯被驱逐的时候,又有一段:守园门的婆子“因又笑道:‘阿弥陀佛,今日天睁了眼,把这个祸害妖精退送了,大家清净些。’”若是换了袭人遇此事,应该不会得到这样的评论。

14、5岁的年纪,晴雯聪明,却不知道内敛,晴雯美丽,却不知道韬光。而这世界,才能不如做人,或者,更易接受的说法:智商不如情商。至今是斯。

中国素来缺乏个人英雄主义,做人是一大功课。因为会出汉芯这种笑话,所有的环节都打点了,专家们被人情搁在上面,还怎么关心其中的真正价值?

也许你可以让所有的人都评价,这是很高的成就。但自然科学终有检验的方法,而社会一道,于情智不够格,只是在无声处参与的资格被取消了罢了。

一如晴雯。

评论:

游游 说...

亲爱的,在中国活着太累,不能做自己也找不到自己。
在国外活着也累,但不是一样的累法。

当然,现在我是游离于国内国外两重生活,我并没有真正进入德国的社会,不能真正体会外国人的心理。

可是我总是觉得,中国人把太多精力和智慧都消耗在为人处世勾心斗角上了。这是一个太压抑的社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