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客来酒当茶——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火炉红时汤正沸,你说是酒还是茶? 落葭飞答夜瞳问

公告

最近一切安好,没有什么需要特别交待的。
2007/02/22

关于小说

重新做的这个模版,虽然瞳的评价是感觉:“夜黑风高”,但非常莫名其妙,有让我打字的冲动。有打字的冲动才让我想起我根本不会写小说。:)

事实上,我也的确不会写小说。尝试写稍长的内容基本失败。那个时候,快乐地码了一堆文字,然后问缘缘:“怎么样?”

缘大是多么乖巧的人:“很好看。”

然后很失望地问:“你不觉得好笑?”

“啊?”

然后郁闷地把文中的一段摘下来,从Q发给她,半分钟后,Q上才换来大吃一惊:“天啊,你这段怎么是影射****的。”

这个时代没有谁耐心地从网文中推敲字句。话若说得不够白,被人忽略之余还评为无趣。金圣叹评林冲骂高廉:“姓高的狗贼”后有一注:此骂非仅骂高廉也。这样的敲词逐句看文,施耐庵应该说是幸福的,和曹雪芹之遇脂胭斋不同的幸福。

不过关于我不会写小说的这个结论,细想起来很久以前情人狠就已经暗示我了,她的跟帖是:情人的故事说的很好。故事说得很好,大诋就是意思:你写的只是故事而不是小说。

至今为止,我不知道故事和小说有什么区别,情人狠在BLOG上说自己丧失了写小说的能力,这实在让人无言到无法回复。倒是让我以一种阴暗的思维得到结论:也许我曾经是个只说故事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现在失去写字的能力,亦没有什么不好。

突然想起当年狠在我身边说要把牛牛的小说炒作出来……狠想必已经忘记了吧?不过牛牛的小说注定不会在市场卖得良好,虽然现代流把颓丧和意识流奉为圣经,但底层必须是足够浅的,罗列华丽比象征性和影射这些词更适合浮华的世界。世界太大,五光十色下面,若非知己,谁来解你?要说适合这个时候,想来缘大的文更适合,当然前提是……她得把坑填平。

2 评论:

狠狠红 说...

哇,偶今天的上报率很高诶。
偶还记得说当时要把小牛捧红的戏言,基于小牛本人的尤物气质说的,和他小说无关>_<,小牛的小说这么多年来,一如既往的假大空(我认为,小牛看见了不许生气),更悲哀的是,小牛当年的尤物气质也慢慢没了(我认为,小牛看见了不许生气)。

小初 说...

夜啊夜啊,你说话还是这么深得我心啊。假大空这三个字是多么一针见血淋漓尽致的诠释尽了小牛小说的所有特色啊!(我认为,小牛看见了尽管气死吧~)

至于飞,你难道不觉得"很好看"三个字的评论已经是对一篇文字的最高褒奖了?

发表评论